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般若文海 > 佛教常识

天台对禅法形式的行仪归纳——四种三昧(上)

时间:2018-06-30   作者:然妙    来源:普陀山佛教网  

四种三昧和三种止观,是以纵横的方式而组织起来的。三种止观是修学佛法的过程中在内证的历程上予以分类、综合。四种三昧则是在外在的具体实践的方式上予以分类。三种止观可以根据四种三昧的某一种行法而获得修证,四种三昧的行法则是以三种止观的某一种观法进行具体的实践。因此,四种三昧与三种止观其实是一体的,是将一切佛法的实践修行与证悟进行从内外两方面进行的总结与给予体系化。

关于四种三昧,《摩诃止观》卷二说:

“《法华》云:又见佛子,修种种行,以求佛道。行法众多,略言其四:一常坐,二常行,三半行半坐,四非行非坐。通称三昧者,调直定也。《大论》云:善心一处住不动,是名三昧。法界是一处,正观能住不动;四行为缘,观心籍缘调直,故称三昧也。”

以下根据天台的教典将四种三昧进行简要介绍:

一、常坐三昧,又名“一行三昧”。语出《文殊说般若经》与《文殊问般若经》。《文殊说般若经》卷下说:

“欲入一行三昧,应处空闲,舍诸乱意,不取相貌。系心一佛,专称名字。随佛方所,端身正向,能于一佛,念念相续,即是念中能见过去、未来、现在诸佛。”

常坐三昧也就是一般意义上的禅坐的方法进行修止观,不行不卧不住。采用的是克期取证的方式,以九十日为一期限,专心坐禅,制心一处。修法时或口念佛号,专心一致,念过去现在未来诸佛,心意与诸佛相应;或作观想,心意集中于观照的一念,谛审中道法界之理,以此了达迷悟不二,凡圣一如的境界。具体的身、口、意三业修持在《摩诃止观》中,智者说:

“方法者,身论开遮,口论说默,意论止观。身开常坐,遮行住卧,或可处众,独则弥善。居一静室,或空闲地,离诸喧闹,安一绳床,旁无余座。九十日为一期,结跏正坐,项脊端直,不动不摇,不萎不倚,以坐自誓,胁不住床,况复尸卧,游戏住立?除经行、食、便利。随一佛方面,端坐正向,时刻相续,无须臾废。……口说默者,若坐疲极,或疾病所困,或睡盖所覆,内外障侵,夺正念心,不能遗却;当专称一佛名字,惭愧忏悔,以命自归。与称十方佛名,功德正等。所以者何?如人忧、喜、郁、悱、举声歌笑、悲笑则畅。……意止观者,端坐正念,蠲除恶觉,舍诸乱想,莫杂思维,不取相貌,但专系缘法界,一念法界。系缘是止,一念是观。”

这种禅法,南北朝时颇为流行。约在梁陈之际出现的《大乘起信论》就把“一行三昧”看作是众多三昧的一种。中唐以后,宗密把“一行三昧”等同于“真如三昧”,将之视为一切三昧法的根本。智者把一行三昧列在四种三昧之首,显然也是将之作为一切三昧的根本,只是,智者的常坐三昧,更侧重从止观的角度来解读及行持。

二、常行三昧,又名“佛立三昧”、“般舟三昧”。是依《般舟三昧经》而立的法门。《摩诃止观》中说:

“此法出《般舟三昧经》,翻为佛立。佛立三义:一、佛威力,二、三昧力,三、行者本功德力。能于定中,见十方现在佛,在其前立;如明眼人,清夜观星,见十方佛,亦如是多,故名佛立三昧”。

常行三昧的修法是仰仗佛的威神力,正定力,以及依行者自己精进修行感召的功德力,以行走的方式进行修法,并且以在定中能得到诸佛立在行者面前的感应为圆满。修常行三昧也是以九十日为一期,以身、口、意三者合一的修行方法,身专心绕旋行道;口步步宣称佛的名号;意观想阿弥陀佛的三十二相。九十日中,不眠不息,不坐不卧,疲惫时,常以观空、假、中三观,最终是以证入中道实相为旨趣。《摩诃止观》中说:

“九十日身常行,无休息;九十日口常唱念阿弥陀佛名,无休息;九十日心常念阿弥陀佛,无休息。或唱念俱运,或先念后唱,或先唱后念,唱念相继无休息时,若唱弥陀,即是唱十方佛功德等。但专以弥陀为法门主。举要言之:步步、声声、念念、唯在阿弥陀佛。”

般舟三昧的修行方法也是有名的念佛法门,曾广泛流行于我国与日本。慧远大师最早在庐山结白莲社时,就曾依《般舟三昧经》而行此法。其后净土宗的诸祖师如道绰大师、善导大师等以及奉行净土法门的行人也相继有修此法门。但是天台的常行三昧与净土所行般舟三昧略有不同。具体有两点:第一,净土的修法,在慧远大师时是观想阿弥陀佛,但到了后代都改为称念阿弥陀佛。天台与净土,虽然都以阿弥陀佛为主,但天台更注重以正观诸法实相为目标,强调于念佛中修空、假、中三观。第二,净土宗无论观想、称名,均以往生西方净土为一致目标,天台的《摩诃止观》中,却没有提到任何往生净土的字眼,而是以证入实相为宗,两者的旨趣或者说最终目标是相异的,这一点,作为天台学人,应当加以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