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般若文海 > 佛教常识

天台对禅法形式的行仪归纳——四种三昧(下)

时间:2018-06-30   作者:然妙    来源:普陀山佛教网  

上篇说明了四种三昧的的前两种,常坐三昧与常行三昧,以下,是后两种三昧:

三、半行半坐三昧,分为“方等三昧”和“法华三昧”两种。方等三昧依《大方等陀罗尼经》而立;法华三昧依《法华经》而立。《摩诃止观》卷二中说:

“此出二经,《方等》云:‘旋百二十匝,却坐思维。’《法华》云‘其人若行若立读诵是经,若思维是经,我乘六牙白象,现其人前’”。

方等三昧是以持咒为要旨的密教修行法,重点在于“受二十四戒及陀罗尼咒”,行持上行坐相杂,《摩诃止观》中说明的具体方法是:

“烧香运念,三业供养,礼前所请三宝。礼竟,以志诚心悲泣雨泪。陈悔罪咎竟,起旋百二十匝,一旋一咒,不迟不疾,不高不下。旋咒竟,礼十佛、方等、十法王子。如是作已,却坐思维。思维讫,更起旋咒。旋咒竟,更却坐思维。周而复始,终竟七日。”

方等三昧重在旋咒,也就是边持咒边绕佛,重在身口意三业的供养,并加以礼佛,乞请三宝的加持。旋咒是行,坐下思维是坐,有行有坐,因此称为半行半坐三昧。

法华三昧的修法,是以谛观实相中道之理为旨趣,形式上是以专诵《法华经》为主要修法。先是忏悔先前恶业,然后读诵、受持《法华经》,身口意三业保持一致,身或坐或行,口诵法华,意思维。具体修法是“身开遮”,开行、坐两种方法,遮住、卧两种行仪;“口说默”,口只诵大乘经典,不说其他语言。“意止观”,意中常思维三种止观,不做其他妄想。法华三昧,重在根据《法华经》的开示悟入,体悟大乘诸法实相之理,为了达到实相,《摩诃止观》卷二记载以十种方便证入实相:

“一严净道场、二净身、三三业清净、四请佛、五礼佛、六六根忏悔、七旋绕、八诵经、九坐禅、十证相。”

法华三昧与方等三昧的修法,或诵经或持咒,有诸多的相同点,因此两者都归为半行半坐中。值得一提的是,法华三昧的修法是智者传承慧思大师而来。慧思大师早年在慧文禅师处,就已证得法华三昧。慧思传中记载说“法华三昧,大乘法门,一念明达”他将法华三昧分为“无相行”,“有相行”两门。主张凡一切新学菩萨,如果想学大乘佛法,都要先专心勤学法华三昧。智者在光州大苏山依止慧思修行,受持的也是这个法华三昧。后来,智者又在这基础上,制定了《法华三昧忏仪》,以此方便后人修学。

四、非行非坐三昧。也称“随自意三昧”,“觉意三昧”。是不分身仪形式,不限制期间长短,不论行住坐卧的规定。在平常生活当中,意起即修,念起即觉,这样的修法即是三昧。非行非坐三昧,应当是最贴切天台圆教观修行的三昧,不依任何形式,只注重心的修持,一切时中都在观照,于一切事一切境界都能修行,能随意用观,时时处处处于定中,因此称之为“随自意三昧”。《摩诃止观》中说:

“非行非坐三昧者,上一向用行坐,此即异上,为成四句,故名非行非坐,实通行坐及一切事。而南岳师,呼为“随自意”,意起即修三昧。《大品》称“觉意三昧”,意之趣向,皆觉识明了。虽复三名,实是一法。”

智者大师认为,随自意三昧是要达到心、意、识三者时时处处都处于觉的状态,因此叫“觉意”。同时,透过空、假、中的修观,达到心意识三者非一而三,非三而一的境界。又,境与心两者,不一不异,合而不合。这种三昧的修法看似比较随意,但最难把握,没了固定外在方面的修法,心的重要性就被凸显而出,因此,虽然名为随自意,但这种随自意却不是随凡夫的意,而是站立于圆教的阶位,生起的随自意。

以上四种三昧的修法既有区别,又有联系。智者说:“四种三昧,方法各异,理观则同。”也就是说,四种三昧是殊途同归的,只是根据众生的根基喜好,而立的方法。之所以立此四种三昧,大师说:“譬如贫穷人,得少为足,更不愿好者,若一种观心,心若种种,当奈之何?此则自行为失,若用化他,他之根性舛互不同,一人烦恼已自无量,何况多人。”

由以上可知,四种三昧,理观虽一,而应机不同,所以需要立种种事仪,以为方便对治,帮助修成观法。譬如药师应病与药,众生的烦恼有无量,所以法门亦无量。智者大师是为了适应众生的不同根性,而立四种三昧,方便救度。后世的修行者可以依据自己的根基与性向,选择一种三昧法门,身体力行,日复一日,持之以恒,自然可与道相应。四种三昧不需要全部修持,只要“对症下药”专一而修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