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般若文海 > 佛教常识

最早的菩萨戒法

时间:2019-01-03   作者:圣严    来源:普陀山佛教网  

《梵網经》,据说是因卢舍那佛为妙海王及其王子千人,受菩萨戒法而来。这是最早的菩萨受戒法。我们人间有此戒本,是由舍那菩萨修行此戒而成佛之后,在莲华台藏世界之中,为了利乐一切众生的缘故,所以自己把戒本诵出来,传授给化身佛,在地球出现的释迦世尊,便是卢舍那佛的千百亿个化身佛之一,由化身佛各就机宜,而为我们这个世界的众生,方便诵出来的。

在印度的菩萨受戒,始于何时?如何受法?已经无法查考,据说释迦传弥勒,再传二十余菩萨,次第相传,而由罗什法师传来中国。在中国的菩萨戒传授法,共有两条主流。

第一条主流是鸠摩罗什的《梵網经》菩萨戒,但只诵出两卷,当时即有沙门慧融、道祥等八百余人,请罗什法师受菩萨戒。此经是罗什所译经论中的最后诵出,而由慧融等为之笔受,并不像其他经论的翻译是“手执梵卷”而口译经文的。正因未有梵本而只是由罗什口诵,弟子笔受的缘故,至使后人疑为伪出的经本。此经诵出后向未及修订润色与弘扬,罗什三藏就去世了,当时授菩萨戒仪轨的全貌,早已散佚不传,故也很难详考。

关于《梵網经》的大本未能来到中国,历代还相传着这样的一个故事:据说真谛三藏,从印度来中国之时,本来也带了一部《梵網经》大本的梵文本,可是在南海上船的时候,船身就像超载过重而要沉没,船上将其他的东西搬下去,船身还是要沉,最后只有将梵網菩萨律本搬下船去,船身才能浮起前进,因此真谛三藏便慨叹着说:“菩萨戒律,汉土无缘,深可悲矣!”这也是有关梵網戒本的问题之一,究竟如何,则不得而知。

不过,梵網菩萨戒的原来受法,好像是一位传一位的,所以只说释迦传阿逸多(弥勒),再传二十余菩萨,次第相传,而由罗什法师传来中国。这与慧融、道祥等八百余人,同时向罗什法师求受菩萨戒,似乎是不同的。然亦不能断定,所称“阿逸多再传二十余菩萨”,“而由罗什法师传来中国”,也可能是指的相传了二十余代吧?

第二条主流是昙无谶三藏所传译的《菩萨戒本经》,这也出于瑜珈部,因为这一菩萨戒本经的内容,法藏大师说:“今别行地持戒本,首安皈命偈者是也。”

这也有一个故事,法藏大师《梵網经菩萨戒本疏》卷一中是这样叙述的:“昙无讖三藏于西凉州有沙门法进等,求谶受菩萨戒,并请翻戒本。谶曰:“此国人等,性多狡猾,又无刚节,岂有堪为菩萨道器?”遂不与授。进等苦请不获,遂于佛像前立誓,邀期苦节求戒,七日才满,梦见弥勒,亲与授戒,并授戒本,并皆诵得,后觉己见谶,谶睹其相异,乃喟然叹曰:“汉土亦有人矣!”即与译出戒本一卷,与进梦诵,文义扶同。”

但在《梁高僧传》卷二的“昙无谶传”中,所述与此略异,现在照抄如下,用资参考:“初,谶在姑臧,有张掖沙门道进,欲从谶受菩萨戒,谶云:“且悔过!”乃竭诚七日七夜,至第八日,诣谶求受,谶忽大怒。进更思惟:“但是我业障未消耳。”乃戮力三年,且禅且定,即于定中,见释迦文佛与诸大士,授已戒法。其夕,同止十余人,皆感梦如进所见。进欲诣谶说之,未至数十步,谶惊起,唱言:‘善哉!善哉!己感戒矣。吾当更为汝作证。’次第于佛像前为说戒相。

《梁高僧传》所述虽与法藏大师所述者略有差异,但有一桩事实是可以证明的,那就是昙无谶曾为汉土沙门受菩萨戒者作为证师。

昙无谶的这一支流,后来曾在中国流行很广,所以,《梁高僧传》卷二接着又说:“时沙门道朗,振誉关西,当进感戒之夕,朗亦通梦,乃自卑戒腊,求为法弟。于是,从进受者,千有余人。传授此法,迄至于今,皆谶之余则。”

因此,在智者大师的《菩萨戒义疏》中,所举受戒法为《梵網经》、《地持经》、《高昌》、《璎珞经》、《新撰》、《制旨》,这受戒法的六种本子之中,就有两种是与昙无谶三藏有关的。一是地持本受戒法,一是高昌本受戒法。《地持经》是昙无谶所译,高昌本则出于道进派下的高昌人僧遵;尚有南朝宋文帝元嘉末叶,有玄畅法师,宣授菩萨戒法,大略与高昌本相似,称为畅法师本。由此可见,昙无谶三藏所传的一支菩萨戒法.在中国的力量是非常盛大的。

说到昙无谶《地持经》,又可使我们追溯到《地持经》及其戒法的来历问题,据智者大师的《菩萨戒义疏》所述,是这样的:“《地持经》相传是弥勒说,原本是灯明佛说,莲华藏菩萨受持,次第三十余菩萨传化,后有伊波勒菩萨,应迹托化,传来此土。然《地持》是昙无谶所译,疑谶即是伊波勒,(该《地持经》)第四戒品出受戒法。”

这与前面说瑜伽戒本是用弥勒菩萨编集佛所散说于经中者所成,以略有出入。但是,《瑜伽论》、《地持经》同出一源,是没有问题的;昙无谶是在中国传授地持一系菩萨戒法的第一位高僧,是没有问题的;昙无谶系的菩萨戒在中国所形成的盛大力量,也是没有问题的。

总之,罗什三藏所传的《梵網经》菩萨戒与昙无谶三藏所传的《地持经》菩萨戒,不但是中国的两大主流,在印度也是两大主流:《梵網经》是自弥勒传了二十余菩萨而到中国,《地持经》是自莲华藏菩萨次第三十余菩萨传化而到中国。这不是自始即为两大主流的明证吗?但是到了后代的中国,菩萨戒的受戒法,便由璎珞、梵網、瑜伽的三系而会归糅合,成为一种合壁式的受戒法了,比如明末读体见月律师所编的菩萨戒传戒正範,便是采撷诸书而成的一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