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陀山寺院概况

时间:2016-09-13   作者:普陀山佛教协会    来源:普陀山佛教网  

    据历代《山志》记载,普陀山寺院始建于后梁贞明二年(916),在张氏宅基建“不肯去观音院”。至宋元丰三年(1080),赐额宝陀观音寺,发展为今普济禅寺。明万历八年(1580),大智禅师创海潮庵,发展为今法雨禅寺。万历中,僧圆慧创慧济庵,发展为今慧济禅寺。另据宋赵彦卫《云麓漫钞》记载,南宋时潮音洞一带建有“观音岩寺”。
    最早在山上建庵的是真歇禅师,南宋绍兴元年(1131)在今普济寺后麓建真歇庵。宋时今鹤鸣庵一带有僧野鹤结茅焚修。元至元十三年(1276) ,丞相伯颜命部帅哈剌歹谒潮音洞,见大士灵现,构殿于洞上。到元末,山上有殿宇300余间,毁于明洪武二十年(1387)海禁。天顺、正德年间,有僧上山建庵,至成化年间(1465-1487)逐渐复兴,又毁于嘉靖间(1522-1566)倭乱。隆庆六年(1572),明所等5僧在山上建盖殿房,定海(今镇海)把总陈典带兵到山,焚庵拘僧,告示“船埠不许装送进香人民及游方僧道渡海”。万历二年(1574),翁州(今舟山市)籍僧真表等登山搭盖茅房,仍遭禁阻。万历五年,内臣明凤筑朝阳庵于佛顶山一带,祝发焚修;僧圆献结庵西天门上。翌年,真表接任宝陀寺住持。万历十四年,慈圣李太后颁《藏经》到山,真表进京谢恩,邀请海内名衲内到山结庵53处。万历二十四年五月,督军刘元霖再次勒石禁建庵宇,但屡禁不止,据定海把总赵九思《手本》反映,当时山上“祠宇殿堂,僧房静室,日则满山棋布,夜则燃火星罗,总计二百有奇”。万历二十七年二月,神宗再赐《藏经》。万历三十年, 遣内官张随等来山敕建寺院。万历三十三年再派内官大规模兴建寺院。自此,庵宇静室,遍布全山,至明末,有名可考的大寺有103庵。
    清康熙十年(1671)再次迁僧。康熙二十三年弛海禁,僧众归山,旧有庵院,渐次建复。康熙年间共190庵,至道光十二年(1832)废去16庵,存174庵,新建14庵,共188庵。
    道光188庵,至民国十三年(1924),废去或列为茅篷133庵,其中55庵“旧者新之,隘者扩之”,规制不断增大。此外,原属普济寺东、西寮的大悲殿、锡麟堂等,因住持退居,陆续扩建或自立门户13庵。加上清末民国初新建19庵,共88庵。民国十六年,又有龙沙、芦干2庵之建,共90庵。
    新中国成立初,部分庵院倒圮或被拆,据1952年定海县文书档案资料记载,当时全山存83庵。
    1962年5月,据1964年4月《普陀山房屋情况调査报告》,全山房屋149处,其中前山1寺45庵35篷;中山1寺22庵23篷;后山1寺7庵3篷,合计3大寺74庵61篷。同年10月,中山海曙庵遭火焚毁,旋建复平房5间。
    “文化大革命”期间,先后有妙峰、朝阳洞、下清凉等10庵被拆。至1978年底,全山只存3大寺64庵,除梅福庵仍有40余名僧尼居住外,其余寺庵均被机关、驻军和渔农民居住使用。
    1979年落实宗教政策。是年3月,海军让出普济寺;10月,陆军让出慧济寺;1980年10月起,驻军又陆续退出法雨寺、三圣堂、天福庵、广福庵、洪筏房、梵音洞庵、鹤鸣庵等。其中3大寺、大乘庵、龙寿庵、观音洞庵、梅福庵等归还佛协,其余仍由机关单位和企业占用。
    1980年起,佛协对已归还寺院进行逐个整修。1985年,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1985)59号文件规定,先划定普济寺、法雨寺、慧济寺、大乘庵、观音洞、梅福庵……等20处寺院的范围,归还普陀山佛教协会管理使用;其他几处需要归还的寺院,也应尽快列出名单,并与普陀山佛教协会协商,确定归还期限,逐一落实。
    1988年2月,浙江省人民政府办公厅(1988)21号文件规定:将积善堂、晏坐堂、龙寿庵、鹤鸣庵、伴山庵、报本堂、承恩堂、宝莲庵、茅草寮移交给佛协使用。佛协对归还寺庵进行修复、拆造或重建。同时,新建的有不肯去观音院、善财洞庵、南海观音大厅、宝陀讲寺、万佛宝塔、洛迦山大觉禅院、圆通禅院、大悲殿,中国佛学院普陀山学院(院内有普陀讲寺)等;收归的尚有多宝塔院,重建的有梵音古洞、慈云、紫竹林、西方、伴山、隐秀、香林、长生、古佛洞等庵。
    截至2016年底,普陀山已修复开放(包括新建)的有4大寺、43所庵院(包括2座茅篷),已收归佛协修复的庵院6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