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般若文海 > 佛教常识

天台五时(四)般若时

时间:2018-04-02   作者:然妙法师    来源:普陀山佛教网  

第四般若时。般若二字“般”念玻或波,“若”念惹。详称般若波罗密,新译“般若波罗密多”。“般若时”是约经典立名,也就是讲《般若经》之时。这一时期,是佛说法最多的时期。方等之后说般若,是因为小乘根性者,虽然证得阿罗汉果,破除我执,但对法的执着依然存在,佛说般若之法,能融汇贯通一切佛法,回小向大,能以毕竟空的智慧之水,荡涤声闻人对法的执着之情,令之汇入大乘妙法之中。如《般若经》中说:“般若如大火聚,四边皆不可触,触之则烧”,般若讲空,我空、法空、空空。般若空慧如大火炉,四边皆不可触,触之则烧,意思就是凡学习般若的学人,能通过般若妙理,除一切执着。又有一句话说:“般若如清凉池,四边皆可入,入则清凉”,意思就是若能空掉我、法二执,般若便如清凉池,四边皆可入,个个清凉。

“般若”是智慧的含义,属于古代译经五种不翻中的一种。佛法不出戒、定、慧三学,但“戒”其他宗教也有相似之处,例如佛法讲三皈五戒,儒家说三纲五常,五常的仁、义、礼、智、信,和五戒很相近,不杀就是仁,不偷盗是义等。“定”外教也有,如道家也讲打坐修定,古印度婆罗门教,有很多禅定工夫很深,悉达多太子初出家时,亲近郁头蓝弗、阿罗逻迦兰,定境可至非想非非想处,四禅八定皆能成就。只有般若智慧,他教绝对没有,绝对不敢说,因为其他任何宗教都执我,如我升天国,我成仙等。佛法目的在破我、法二执,所谓:“过河须用筏,到岸不须船”,正渡河时需用船,到岸,没人会傻得把竹筏背上岸。学佛修行,正用功时需要这个法,修成就,法则不可得,不需要了。般若是佛法的究竟真义,若无般若,单有戒、定,不能了生死,所以,般若喻如慧剑,能斩除烦恼魔,在佛法里占有最重要地位。方等后讲般若,目的在破除众生对法的执着,同时生起大乘心,以自觉觉他,究竟涅槃为目的。

般若时的代表经典有《摩诃般若》、《光赞般若》、《金刚般若》、《大品般若》等诸般若经,这些经目前仍存于藏经中。其中以玄奘大师译《大般若经》,详称《大般若波罗密多经》,六百卷,四处十六分,居藏经之首。隋朝智者大师时,《大般若经》尚未翻译,十六分中翻出几分,并不完全。因此在智者大师时代所说的般若经,大致约有八部,即:《大品般若》、《小品般若》、《放光般若》、《光赞般若》、《道行般若》、《金刚般若》、《胜天王般若》、《文殊问般若》。

这八部般若经,每部有二或三种译本,如《大品般若》,又名《摩诃般若波罗密经》,鸠摩罗什三藏翻译,大正藏订二十七卷,明朝南藏、北藏分作三十卷,分卷不同,内容相同。《小品般若》,即《小品般若波罗密经》,也是鸠摩罗什法师翻译,有十卷。《放光般若波罗密经》译者是西晋无罗叉,有二十卷。《光赞般若》,有十卷,是西晋人称敦煌菩萨的竺法护翻译,师敦煌人,西晋时来中国,翻译许多佛经,其中以大乘居多,也译过《法华经》。

《道行般若》后汉支娄迦谶翻译,十卷。支娄迦谶与安世高,汉桓帝时来中国,汉桓帝、汉灵帝间,译了许多佛经,安世高法师译的大多是阿含部的小乘经,支娄迦谶多译大乘经,如《无量寿经》,是支娄迦谶法师最早翻译的。另三国时代,东吴支谦居士译《大明度无极经》,和《道行般若》相同。藏经中还有一部《摩诃般若波罗密钞经》,为苻秦昙摩蜱与竺佛念,二人合译,也属《道行般若》。因此,《道行般若》有三种译本。《金刚般若》有六种译本,最为广大流通及为大众所受持的是由鸠摩罗什法师翻译的译本,文字最好。

学习佛法,研究教理,研读《大般若经》很重要,般若如清水,能洗净一切垢染,般若经中处处提及,欲学声闻法者、欲学辟支法者、欲学菩萨六度法者,乃至究竟佛果,都要修学般若才能成就。我们平常念的《心经》,是《大般若》之总纲,《心经》云:一切菩萨皆依般若修行,才远离颠倒梦想,得究竟涅槃。十方诸佛也因般若,成就无上菩提。般若是诸佛之母,《金刚经》中说:“一切诸佛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法,皆从此经出”,此经即般若,无一佛不学般若而成佛的,所以,般若经对学佛者言,是最为重要的。